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查询 > 科普信息 > 化妆品
我与化妆品|我终于入了化妆的“坑”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3日

  工作五年,虽然化妆对我来说仍是比较高级的社交礼节,非重要场合最多勾勒眉形,但我确实练就了10分钟完成妆面的技能,也认识到了化妆的重要性。在校多年念的“自然真美”,一入职场瞬间推倒,这事还得从毕业那年说起。

  毕业正值盛暑,我进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也很幸运的在学校的后院租下了一个可以容身的房间。我所在的行业崇尚“程序员文化”,“简单,可依赖”是当时很多年轻同行的座右铭。格子衫、体恤、牛仔裤,外加一个装着苹果笔记本电脑的西二旗爆款潮包就是上班的全部装备。素面朝天理所应当。

  学校后院的快递自提点在校医院旁一排低矮的板房里,夏天又闷又热。我下班去取快递,为了快点搞定,进门就自报手机姓名和单元楼号。看点的小哥瞟了我一眼,耷拉着眼皮指了指地上横七竖八的包裹,叫我自己找出来拿走。我想着自己未来还是这里的常客,自然不敢跟地头蛇炸刺儿,灰溜溜对着手机找到自己的东西,仓皇拿走。从快递自提点到租住的家属楼四楼家里,一共不到1公里的距离休息了三次。当日共计搬运洗衣液5L*1,色拉油5L*1,维达12粒卷纸一提,外带买油赠送的海天酱油1瓶。进了家门顿觉感天动地气壮山河,明天就能独闯九州。

  第二天周末同学KTV聚会,为了毕业之后的第一次相见,还是少不得修饰一下。拿出不知哪位亲人送的口红和之前宿舍抽屉里来路不明的眉笔眼线,煞有介事的描画一番,自以为过得去就出了门。可巧当天也有快递要取,回来时又去了那家自提点,同一个小哥今日居然有了笑脸,主动搭话问找什么,区区2.5kg的大米,他不但主动帮助找到还帮送到了楼下。我受宠若惊又不明所以,一样的天气一样的小哥,一样狼藉一片的就是今天带妆这一点和昨天不同。

  这事过去之后也并没坚定我学习化妆的决心。不过加班多工作忙,陆陆续续还是会听同事问“你是不是没睡好”“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之类的。发现自己确实比女同事少了眉笔和口红。但是化妆一时爽,卸妆火葬场,想想“相亲请她吃火锅”的梗,和化妆棉和油腻的化妆油滑过我的脸就感觉够了够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人终究会被现实改变。

  还是夏天,还是朋友聚会,几个人慕名去一家103.9疯狂推广的知名串店。三伏天一群人站在店门口排队拿号,个个热得就像铁板上的鱿鱼,每个毛孔都在向外释放汗液。朋友里一个刚从日本回来的妹子,155cm的身高顶着一脸萝莉妆,粉嘟嘟笑脸配亮晶晶唇釉,加上一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可是气温不饶人,不一会儿就热得粉也浮了眼妆也花了。这时只见这个妹子扬起脸,对旁边的男朋友撒娇:“你看我脸都花了。”男孩听了,在妹子包里翻了翻,掏出一包卸妆湿巾,低下头,动作熟稔地给妹子擦起脸来。男孩看着妹子的脸从粉白变成微黄,一颗一颗青春痘暴露出来,一脸慈父笑。妹子也不以为意,任由他当众擦脸,笑得娇憨可人。彼时我还是单身犬科动物,内心感受跟被他扔了的卸妆湿巾恐怕差不多。

  我终于入了化妆的“坑”。之后又在护肤化妆的各个环节和各种品牌之间做了许多比较,关注又验证了一些行业KOL的言论,在商品定价和性价比上进行了一些自以为是的研究。

  没人有义务透过邋遢的外表,看到所谓“精致灵魂”。陌生人面前颜值即正义,画出来的也算。同样,爱人也不介意狼狈的花猫脸,没准儿还觉得很可爱。高速发展的时代果然应该开放心态,多做尝试。